Call us: +61 2 9331 4459
FAX: +61 2 9360 6020

牧 聲

Home»牧 聲

牧聲 – 蔡沛良牧師 – 2020-07-05

  • Posted On July 3, 2020
  • Categorized In 牧聲

「疫」要溝通

在疫情期間,不少人因爲要在家工作、在家上課,全家上下足不出戶,常常待在一起,以致釀出不少磨擦、爭執。現在疫情雖然緩和起來,但人與人要有好的相處、和諧的彼此關係卻仍是一個難題,有待改善。在這「後疫情」時期,我們可從何著手呢?

曾有人提出,人與人的溝通,有五種的對應模式,以及其所佔比率。「討好型」的人佔了50%,他們因爲很害怕衝突,並介意別人對自己的看法,所以自然地討好及遷就其他人,結果是委屈了自己。「指責型」的人佔了30%,他們經常指責及怪罪別人,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與自己無關,直至使對方受到傷害,或關係破裂後,才醒覺自己有錯。「理智型」的人約為15%,他們著重理性的溝通,絕少談及自己的感受,在被問及感受時,卻只以看法、分析及原則等表達所想,令身邊人難以捉摸他們的內心世界。有1%的人是「打岔型」,他們往往答非所問,或說說笑話來轉移話題,以逃避問題及接觸內心的事。

以上四類型(佔全部的96%)的人,都是傾向表裡不一,不能面對自己,不能接納內在的脆弱。只有餘下4%的人是「表裡如一」,他們身心內外一致,接納自己也能尊重別人。

你是哪一類型的人?與你相處的人又是哪一類?你想成爲哪一類的人呢?耶穌基督取身成人,展現完全人的典範,「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約1:14),也常常教導人要表裡一致(太5:37; 可7:6)。願神賜福大家,在「後疫情」的階段,學習接觸內心的世界,從而懂得接納自己、尊重別人。

牧聲 – 王琰 – 2020-06-28

  • Posted On June 26, 2020
  • Categorized In 牧聲

隨著疫情的逐漸緩解,我們開始思考並預備重回教會的腳步。

因著科技的發展,和一群願意奉獻和委身的弟兄姐妹的付出,在疫情隔離期間,通過網絡視頻,我們可以仍然參與在每週日的敬拜以及各個團契小組中。

也許有人開始漸漸習慣這樣的敬拜方式,足不出戶,避免交通的擁擠和停車的困難,直接在家裡參與敬拜,舒適而自由。同時,因著各教會和機構紛紛推出網上的崇拜資源,更多優秀的敬拜音樂和講道可以在網絡上免費找到,我們可以享受許多的屬靈盛筵。

但是,另一方面,相信許多人也懷念在教會裡一起自由敬拜的時光,同聲歌唱敬拜的詩歌,有時平淡無奇,也有時感動落淚。一起聆聽牧師的證道,有時專注,有時偶然走神。輕鬆隨意的茶點時間,可以和老朋友打聲招呼,或者找到貼心的弟兄姐妹聊一聊生活的點點滴滴。各種查經小組令人忙忙碌碌,又樂在其中。教會的主日午餐,恐怕不能說是世界上最好吃的午餐,雖然我們常常願意這樣鼓勵廚房裡展現廚藝的弟兄姐妹,但是一起配合為整個教會的弟兄姐妹準備食物,這樣的服事機會別處恐怕難以尋得。意外收穫,或許是學習到完全迥異的廚藝技巧,見識到口味如此不同的你我也可以津津有味的一起用餐。

教會是什麼?CPC對我意味著什麼?經過這一場疫情,我們應當會有更多思考。顯然,CPC不是一個完美的教會,但是它有值得我們回去的理由,在一個空間時間裡一起敬拜神,也在彼此的服事甚至摩擦中,我們經歷信仰的真實,操練在團契裡的合一。這和屏幕前的觀賞,恐怕永遠是不一樣的體驗。願再回到教會一起敬拜的時候,我們真正更享受,也更感恩這樣的機會和經歷。而因著疫情而開始的網絡事工,也成為我們拓展神國的美好工具。

牧聲 – 陳靈光牧師 – 2020-06-21

  • Posted On June 19, 2020
  • Categorized In 牧聲

CPC應有女長老和女傳道嗎?

在整個基督教會的歷史中,常存在著許多有不同觀點的議題。除非它們是牽涉我們信仰的基要問題,否則它們不應引至教會的不和。當今的例子,包括按立女牧師,嬰兒洗禮,加爾文主義與亞美尼亞主義之別,進取主義與消極主義等。

在最近宣佈CPC新長老選舉名單之後,有些會友表達關注選舉女長老,並允許婦女講道會否違反了教會以男性為首領導的聖經原則。以下列出CPC長老議會當前所持允許有女長老和女傳道的立場之基礎:

1. 與澳大利亞長老宗的立場一致
這些問題在基督教會中已進行了數十年的辯論,尚未達成明確共識。澳大利亞的長老宗也進行了廣泛的靈裡探究和審議,她在會章中闡明的立場是僅允許男性被按立為牧師,但接受女長老和女傳道。這也是CPC長老議會的立場。在這簡短的牧聲中,篇幅不容許詳述贊成及反對這立埸的辯論。若有弟兄姊妹有興趣了解更多關於本文中所提出的要點,我樂於與他們喝杯咖啡聊聊。

2. 忠於男性為首領導的聖經原則
在CPC我們尊重並實踐這一原則。會正必須是長老宗的牧師,因此必須是男性。他領導教牧團隊和長老議會,在基督的帶領下去履行屬靈的領導;這就是CPC實踐以男性為首領導的方式。長老宗非常重視群策領導。領導教會的不是個別長老,而是整個長老議會。因此,有女長老在長老議會裡並不會損害在教會以男性為首領導的原則。

3. 為婦女設定合理的事奉界限
有些教會主觀地定下婦女事奉的界限,為了突顯以男性為首的領導,例如婦女可以在主日學和小組中教導,但不能在講壇上講道;婦女可以作為宣教士去教導和帶領,但不能當長老。另一些人認為,只有在沒有合適的男士可擔當事奉時才可任命婦女擔任帶領和教導。我們尊重這些教會設置這些界限後面的意圖,但CPC選擇實施上述第1.點提到的以男性為首的領導的方式。

4. 提供會眾的牧養需要
我們的會眾(及大多數其他會眾)至少有50%是女性。如教會中的其他組別,教會中的姊妹也需要被牧養,因此女傳道是必需的。長老議會是負責制定整個教會的政策,女長老能對姊妹們面對的問題更了解, 並提供重要意見。這也是必需的。

5. 在聖經中神使用女性領袖和教師
舊約中的例子包括米利暗,底波拉和戶勒大,及新約中包括早期教會中的百基拉,非比,革來氏和寧法。在新約並沒有列出任何長老的名,無論是男性或女性。若假設當時沒有女長老這會是冒失的。

6. 有關經文的闡釋
反對女長老及傳道者最常被引用的兩段經文,林前 14:34-40和提前2:11-12,在表面上,似乎顯示禁止女性在教會講話/教導和領導, 但當考慮到該些經文的上下文意時,這一禁令可理解為僅適用於當時非常特殊的情況。

請放心CPC和長老宗對他們當前的立場已經深思熟慮。我祈禱即使我們在這些問題上有不同意見我們也可以尊重彼此的觀點。這不是關乎福音的基要問題,我們切不容這些問題導致教會的不和。

牧聲 – 蔡小麗傳道 – 2020-06-14

  • Posted On June 13, 2020
  • Categorized In 牧聲

一切慢慢地恢復正常。大家正尋求進行日常活動的最佳方式;包括上學、上班和作社交活動。大家正適應一個新的「常態」,反思可改善之處。

評估我在網上的分享和證道是一個挑戰。在新冠狀病毒疫情發生前,我承認這是很不自在的。現在卻是沒有選擇。回看自己的錄影真是令我自覺謙卑。我要接受不論在言語表達、肢體語言或信息傳遞上的缺點。我確實是自己最嚴格的批評者。

縱然是膽顫心驚,接納自我的評估是一個起點。一旦願意承認自己的缺點,我就更願意辨識可改善之處並加以矯正。以後我會繼續實行這個「AIR」(A是接受、I是辨識、R是矯正)的步驟。

在屬靈生命上的情況也是如此。只有通過接受自己的軟弱及恐懼才可以做到。然後,我們辨識改進的地方,並採取積極的步驟進行整頓。讓我們互相鼓勵,在生活的各個方面實踐「AIR」的程序。

附加:目前教會的事工大多以網上舉行,所以更需要「AIR」。歡迎大家就網上的事工提供寶貴的意見,並與牧者分享。例如在這期間,粵語堂設立了一個WhatsApp 平台以數碼方式來廣播和更新粵語堂的資訊。

牧聲 – 佘耀光長老 – 2020-06-07

  • Posted On June 8, 2020
  • Categorized In 牧聲

在過去的兩個月中, 能在家裡參與那高質素的網上敬拜,我們深受祝福。首先,要衷心“感謝”我們所有來自英語,粵語和國語會眾中在崇拜參與服事的成員,他們包括主領童訊團隊,音樂小組,科技媒體團隊,教牧團,崇拜主席和負責誦讀經文的。你們擺上了很多時間和努力來使這網上敬拜能落實進行,並且做得十分出色!

儘管在這疫情下我們的日常生活有諸多不便,但是新冠狀病毒也有趣的帶來了一些美好的事。

例如,我們發現CPC人才眾多。科技媒體有何等好的質素。當隔離封鎖令宣布後,許多人自發起來為科技媒體團隊提供信息科技技能。童訊團隊用了非常有創意和令人耳目一新的方式,將經文信息傳達至老幼皆受益。音樂團隊不僅運用他們的歌聲和樂器,還使用精湛的技術來編輯/混合他們的錄音,從而制作出令人讚嘆的音質。

儘管受到了封鎖限制,我們發現仍然可以“相聚”,就是合而為一的祈禱。每次在線上祈禱會都有60-80人參加,都是來自各不同崇拜的會眾,大家都熱衷於祈禱和團契。

我們還發現事工並沒有停止。從教牧團隊到長老議會,值理會到三個事工委員會,團契,弟兄姊妹們繼續為事工在線上開會去計劃和推動。我們也覺察節省了很多時間,不必駕車跋涉去參加會議。或許,縱使在解封後,我們也可能習慣了這種較方便快捷的相聚開會方式!

為這些美好的祝福,讚美我們的上帝。在這一逆境中,參加在線上崇拜的人數比平時實體崇拜多,參加祈禱會的人數也比往日增多了。這不更激勵我們,當嘗試並用新的方式與許多仍渴望尋求主的人接觸嗎?願所有的榮耀和尊榮都歸於祂,單屬祂。

牧聲 – 許用香 – 2020-05-24

  • Posted On May 22, 2020
  • Categorized In 牧聲

進入內室的獨處

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我相信有些人也許已經漸漸習慣了居家避疫的生活,甚至可能有人更加「鐘情」這類「與世隔絕」的生活方式。我們知道,在疫情之前,人們會更多地參與公共生活。在公眾場合中,我們需要相應地約束我們自己的行事為人,言行舉止,以致於不會妨礙到他人。相比來說,我們在家裡的狀態卻很不同:我們的外觀衣著,語言表達可能會更加隨意而不拘束。倘若是一人獨處,那更是自由自在、毫無約束。雖然反差甚大,但我們似乎也習慣了在不同的場景之下,轉換我們自己的狀態。

然而,居家隔離的措施卻使我們被迫長時間地離開公眾生活的環境。乍看之下,居家隔離給人外出的行動帶來了很大的限制,但從另一個層面來說,這也可能給人以「過分的自由」,尤其是在個人獨處的情況之下。實際上,這也成為了某些人的危機,因為他們在沒有公眾約束的環境下,往往會無所適從,甚至任意妄為。顯然,過多的放任自由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所以中國古人有「慎獨」一說,提醒我們在無人之時,更要謹慎自覺地面對自我,而非只在他者的監督之下循規蹈矩。實際而言,有些人也許很難融入到群體的生活當中,而另一些人可能無法在獨處中面對孤獨的自己。我們確實需要在獨處與群體生活二者之間取得平衡。

在疫情橫行的時刻,出於健康方面的考慮,隔離是必須且有效的做法。然而屬靈方面的健康卻很容易被忽視。有些人可能在生理上十分健康,但是他的生活方式乃至靈性層面卻未必如此。在現階段,我們可能更加需要學會獨處這一重要的功課。事實上,即便是我們獨處,我們也並非只是面對自己,同時也是面對神。就如詩人說的,無論他在哪裡,神都在那裡。(詩139:7-8)而在福音書裡面,我們也常常看到耶穌離開人群,去到曠野禱告,與父神親近。因此,離開人群的獨處,其實是操練效法耶穌的榜樣、進到內室中與神親近的難得機會(太6:6)。這取決於我們獨處時的態度和選擇。

牧聲 – 蔡小麗傳道 – 2020-05-17

  • Posted On May 15, 2020
  • Categorized In 牧聲

在這個充滿挑戰的時候,生活雖不穩定,但卻有啓發性。

當新冠病毒封鎖剛開始的時侯,市面上廁紙嚴重缺貨,我有一些朋友卻儲存了很多。我並沒有需要向他們求助,因為在搶購潮之前我額外買了幾卷。在我用完儲備之前,我能夠從超級市場購買到多些。可說是自給自足的。

我們都喜歡未雨綢繆、以防萬一、一切在掌控之中,為了安全感而有足夠的儲備。在病毒大流行期間,這種傾向更加明顯。當儲備充足時,我們不需要依賴其他人。當我們準備十足、富裕時,我們甚至不需要依靠神。

通常我們是在有需要的時候更願意尋求神、信靠衪的供應。在我寫作這篇分享的當天,我需在家等候收貨,正好一位朋友自願代我外出購物。我為神的豐富供應,得到這位朋友熱心的幫助而感恩。神及時地滿足了我的需要。這讓我多一些明白保羅在哥林多後書12:10中說的:「因我甚麽時候軟弱,甚麽時候就剛強了。」

學習放下,適應軟弱和有需要,反而使我們能夠經歷神的預備和能力多一些。在不確定的情況下,按照真理來生活可能是激進的,卻是實際和豐盛的。

牧聲 – 呂岳鴻長老 – 2020-05-10

  • Posted On May 9, 2020
  • Categorized In 牧聲

在最近幾週,電視新聞中不斷呈現的新冠病毒感染者的苦況,無不叫我們觸目驚心。患者們在病痛中受著折騰,在隔離中孤獨面對死亡,並在毫無親友同在之下被埋葬。很多人會質疑:上帝是否真的愛我們?上帝真的能夠明白,又甚或經歷過人類的孤單、痛苦和被排擠?

聖經對這兩問題的答案都很明顯:是的!! 就是透過耶穌基督—這位全能的神,在世上曾飽受被拒絕的生活,又如難民般逃亡埃及。祂生長於一個卑微的小鎭叫拿撒勒(在耶穌時代,有一句流行的俗話說:「 拿撒勒還能出甚麼好的嗎?」)在羅馬法律和猶太宗教律法下,耶穌成為承受殘酷與不公允對待的無辜受害者。當祂在客西馬尼園,甚是孤獨憂傷,極其難過中祈禱時,祂最親近的門徒們卻睡著了。當他們醒來時,卻撇下耶穌獨自一人,他們以逃跑來躲避聖殿兵役的捉拿,膽怯得如同儒夫。猶大為了30塊銀錢,甚至以親吻為暗號出賣他(這本是人類愛意和關懷最親密的表達)。在經受十字架酷刑帶來的死亡以前,祂飽盡譏誚凌辱,就是連最後的一件衣服都被羅馬兵丁拈鬮瓜分。但是耶穌所經歷的最可怕的隔離和拒絕,卻是在祂最後的呼喊之中:「我的神!我的神!為什麼離棄我?」

是的,痛苦與苦難的奧秘是難以測透的。我們會問:這究竟是為什麼?

以正確的理解來說,神對我們的愛以及人子所親身經歷的苦痛,這當中所蘊含的奧秘甚至更大。或許我們更須撫心自問:「為何祂竟願如此受苦?」

牧聲 – 陳靈光牧師 – 2020-05-03

  • Posted On May 1, 2020
  • Categorized In 牧聲

在感染大流行中持守信實

在這個感染大流行中,我們以及所愛之人的健康與安全一直是我們的首要關注和反應,這是理所當然的。像其他社會人士一樣,我們也遵守了政府關於社交隔離的規例,以防止病毒傳播。那麼我們還須作什麼呢?

我相信保羅在羅馬書8:28中所說的話:「……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儘管迄今為止,全球因新冠病已經有差不多23萬人死亡,當中的每個病逝者都應當深得同情,但這場災難仍可能帶來正面的結果。在這塲瘟疫大流行中,人的脆弱和對科學與科技的盲目信任的弊病中被充分顯露出來。在無數現存於野獸體內的病毒中,只需要有一種病毒變異而傳染人類,便足以使這個世界墮入深淵。如果不是因為神的憐憫,可能已有更多的病毒帶來感染的肆虐,這樣人類便早已被滅絕了。有一些跡象可以表明社會對這個觀念有所醒覺。根據「會席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資料,大部分美國人在疫情爆發期間自覺地去祈禱,當中包括有15%自認很少祈禱或從不祈禱的成人,以及四分之一曾表示自己不屬於任何宗教的人士。澳洲的聖公會也報告說,與發生大流行之前的實體崇拜相比,參加網上崇拜的人有大幅度的増加。

讓我們抓住這個疫情所提供的機會,與需要認識或回轉向神的人接觸。這些接觸的方式可以包括以下五個方面:
1. 與你所屬的會眾聯繫,特別是那些缺乏支持和/或在處在憂慮中的人, 鼓勵他們以鞏固他們的信心,並與他們祈禱及表達關懷。這是一個跨越我們平日朋友圈並了解和照顧其他兄弟姐妹的絕好機會。教會應該是一個彼此相愛的群體。
2. 與非基督徒的朋友和親戚接觸,並邀請他們參加我們的網上活動。此時他們可能較願意考慮屬靈的事情。
3. 與離開了教會的前會友或團契成員重新聯繫,並鼓勵他們參加我們的網上崇拜,並在日後參加其他網上的小組聚會。
4. 對貧困的人實踐基督徒應有的慈惠善工,無論他們是受經濟衝擊的會友,或是教會外有需要的社會低層人士。我們需要一些弟兄姊妹來領導這個事工。如果這是您的負擔,我很希望與您討論。
5. 祈求這感染大流盡快結束,並使世界經濟迅速復甦,以免更多的人陷入困苦當中。

即使我們現處隔離規限中,我們也應該信實地持守我們的呼召。 我們是被呼召成為一個被揀選的族類,有君尊的祭司,聖潔的國度,屬神的子民,以致於我們無論是否處在瘟疫橫行中,都盡力宣揚那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 2:9)。

牧聲 – 蔡沛良牧師 – 2020-04-26

  • Posted On April 24, 2020
  • Categorized In 牧聲

與痛苦同行

基督徒都渴望得到神的指引,好使在人生旅途中走在正路上,榮神益人;要得到神的指引,我們便必須聆聽祂的聲音。然而,只有極少數人會親耳聽到神的聲音。那麼,絕大部份的信徒可怎麼辦,才聽到神的說話?

福音派信徒相信,一個人若要聆聽到上帝的說話,必須在讀經及禱告的操練上下功夫。我們需要像枝子常連於葡萄樹上,才能得着生命的養分,結出豐碩的果子,所以時常讀經及禱告是無可置疑的(約15:5-7)。在基督教過往二千年的發展中,沒有一個屬靈傳統會否定以上兩樣操練的重要性。不過,卻有一些其他的途徑或方法,來深化這兩樣不可或缺的操練,好叫我們更能分辨神的聲音及帶領。

牧者及作者Mark Batterson博士在《細語:如何傾聽上帝的聲音》一書中,特別指出痛苦是一種神用以獲取我們注意力的方法。我們感到痛苦是很重要的。試想想,若家裡發生火災,而自己在睡夢中卻失去了被濃煙刺鼻的不適,或被火燒傷的痛楚感覺,我們便極可能因此而葬身火海。

除了保存生命外,神也藉著痛苦使人的生命更成熟。還記得舊約中的約瑟嗎(創37-50章)?他十幾歲時根本不懂得與人相處,然而這情況也並不罕見,因爲一般有青少年人的家庭都可以爲此作證。約瑟往後十多年的苦難卻使他更體恤別人,也更敏感神的旨意,亦因此使兩個國家免去滅國的厄運。

沒有什麼能像痛苦般引起我們的注意力,它能打破我們心中虛假的偶像,淨化虛假的動機;痛苦也能揭示我們需要成長和需要神醫治的地方。面對現在的疫情,如果你正處於某種痛苦的情況、關係及心態中,請你求神指示你當怎樣倚靠祂。教會的長老、牧者們也很樂意與你一起禱告。